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总裁他有病_ 28.你情我愿-

时间:2021-06-19 14:4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重瞳子小说总裁他有病 28.你情我愿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是。”崇晏诚实回答,她向来行得正坐得直。

    “你还说‘是’?”王免难以置信地看着崇晏。这个女人, 他爱的女人, 跟一个陌生男人, 一个他现在还没来得及调查底细的男人, 朝夕相处了四年……四年,真的是比跟他王免相处的时间更久啊,他该怎么应对呢,万一那个男人在崇晏心目中的地位高过他?他心中有一通火, 无处发泄, 他还要控制自己, 不让这怒火和妒火伤及崇晏。他牵强地装作无关痛痒, 又以一副玩世不恭的姿态调转话题:“想的真美, 现在我回来了, 你可没那机会‘拈花惹草’了。”

    “王免。”崇晏低低地喊了声。她明显感觉到王免的隐忍,为了她放弃立场妥协的隐忍,心中却是更痛。

    “嗯?”王免感觉到崇晏的情绪变化,有些莫名的情绪变化,令他有些不知所以。

    “我怎么就对你, 无可奈何呢。”崇晏搂着王免的腰, 将脸埋进他的怀里。

    “我觉着,这四个字好像不太准确啊,不应该是‘无法抗拒’吗?不对, 应该是‘无法自拔’, 王崇晏无法自拔地爱上了王免……嗯, 对,就是这样。”王免见崇晏又开始不作声,又开始没脸没皮自说自话。

    王免觉得有些不对劲,从前但凡他这么对崇晏“死脸皮”,她都会有些“反抗”的表示,要么就是一记白眼,要么就是把王免推开。可现在,崇晏就这样安静地乖乖地躺在他的怀里,好像他就是荒原里的她唯一的树,唯一一棵为她遮风挡雨的树,唯一一棵即使她迷路了也会轻易找回的树。王免作为一棵树,想到过多种崇晏回到他身边的各种神情,她可以依旧高傲,依旧用冰冷的铠甲将自己全副武装,他真的不愿意看到崇晏这样一幅脆弱的模样,好似她就是一个瓷娃娃,一碰即碎的瓷娃娃。

    怀里的美丽瓷娃娃正落着令他心碎的泪呢,他无计可施,又好像有了主意:“缅,成了红眼兔子了,你想抢我名号?崇昱他叫我‘玉兔’?为什么?”

    崇晏一个激灵,偷偷地擦了擦眼泪,又偷偷地勾了勾唇,略有鼻音:“不知道。”

    “缅,真的不知道?”王免抱着崇晏,脸颊贴上她的:“可我知道,这是你对我的‘爱称’。”

    “才不是……”崇晏小声嘟囔,可这声音还是被王免听见了。

    “嗯?你说不是,那是什么?”王免看到崇晏情绪没有那么低落了,终于放下心。

    “真会给自己贴金,还‘玉兔’呢,要给你取名,那也是另外一个,分明是只‘流氓兔’。”崇晏唇角轻轻勾起,舒展了一下肢体,继续抱着王免,万免却因她动作的变化嗤痛一声,她顿时拧紧眉头:“身上还有伤?我看一下。”

    崇晏很快解开了王免大衣里的衬衫,这男人穿这么少不能吗?等她看清王免身上的伤,又想着,如果王免多穿点衣服是不是就会没这么严重了?

    “是沈敖?”崇晏看着他身上斑驳的伤,再也不敢随意碰他。

    王免没有应答,只是低低笑着:“前脚还说我是‘流氓兔’,后脚对‘流氓兔’耍流氓,你说,到底谁是流氓。”

    “你还开玩笑?”崇晏眼眶蓄泪望着一脸无所谓的王免:“你以前,就算打架,也不会伤得这么重的。”

    “好久没打了,手生,打不过。”王免面露委屈,好像在控诉崇晏让他不打架这件事,又好像是在邀功,表明他真的很听她的话。

    “那你跑啊!”崇晏小声责备。

    “你开玩笑?”王免挑眉,打架打不赢跑路?这么掉面儿的事,崇晏觉得他做的出来?

    “那你躲远点……”崇晏说完,又觉得是祸躲不过:“他故意打你的?”

    王免眉毛挑地更高了,敢情崇晏之前真的以为他是“讨”打的?他装模作样地说:“是啊,他还说,如果我还手,他就再把我送进牢里,再也别想见你。”

    “他敢!”崇晏突然大声说着,把王免惊得一颤。

    “他是这里的‘土霸王’,有什么不敢的,我人生地不熟的,还不是任由他欺负。”王免将脸瞥向一边,悄悄用眼角余光留意着崇晏的动静。

    崇晏眉头紧锁,细细思索着对策和其中利害关系,这沈敖到底怎样才会停止纠缠呢?她看着王免,像小孩一样脾气的王免,轻轻地说:“我会给你一个交代,以后有什么事,你直说吧,你看,你这拐弯抹角的,还挨了一顿打,不值当。”

    王免面色有些尴尬,他感觉周围的空气变得极度安静,他该说什么呢?在商场上,他不就是这样直来直去的风格么,怎么到了崇晏这里这么“婆婆妈妈”了。可崇晏让他直说,那他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你要给我交代的事情多着呢,那只鸭子呢?”

    崇晏轻轻地笑了笑:“你放心,他对你没有任何的威胁。”

    “真的?”王免听出了崇晏的弦外之音,就是她跟那只鸭子不可能在一起。

    崇晏点点头,王免身上都是伤,她只有搂着他的脖子。她学着王免经常将唇贴在她耳朵上轻语的模样,轻轻慢慢地说着:“王免,我不让你打架,不是因为你打架这件事,而是我不想看到你受伤。每每看到你受伤,我就心想着,你怎么就那么傻呢,为什么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呢,你就不能想到一个全身而退的方式,将对方给制服吗……可是我现在却觉得,如果你少了那直来直去的性子,那就不是你了……你不必样样都迁就我,在我面前,你想怎么样都好……可是,你出门在外的时候,要给自己留一点余地。”

    “真心话?”王免双眼放光,这么一长段话,真的比他听见“我爱你”还令他高兴:“那我想跟你聊天可以吗?”

    “聊天?”崇晏还以为王免又有什么花花肠子,只见他脱掉大衣皮鞋,钻进了她的被窝……

    “缅,怎么这么看着我,我冷啊,盖被子纯聊天可以吗,我今天可是伤患。”王免顺势将靠在床头的崇晏轻轻地拉了下来,将她紧紧抱住。崇晏顾及他身上的伤,不敢随意动弹。

    “你想聊什么?”崇晏好奇地看着王免。

    “聊你。”王免言简意赅。

    “我?”崇晏问。

    “嗯。”王免清了清喉咙:“你愿意一辈子和我在一起吗?”他又指了指盖在两人身上的被子,补充说:“就这样在一起,一‘被’子。”

    “好。”崇晏轻轻地答。

    “你答应了?”王免生怕自己听错了,又加了一句:“你真的答应?”

    “我答应你。”她的回答,刻意跟王免的提问一致:“我真的答应你。”

    “不许反悔。”王免深蓝的眸子盯着崇晏。

    “不会反悔。”崇晏回完话,心里却想着这就是“聊天”吗?她真的没有和任何人这样,聊过天。

    “到你了。”王免得意地看着崇晏:“聊我。”

    “聊你?聊什么?”崇晏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就对我不好奇吗?我的家人父母,兄弟姐妹什么的?你从来没有问过我这些。”王免又重复了挑眉的动作。

    “我问你干嘛?你要是想说,你会直接说给我听的。”崇晏抬起手,用指尖擦了擦王免嘴角的血渍。

    王免抓住崇晏的手,放到唇上亲了亲:“中国不是有句古话——‘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等你出院了,我带你去见他们?”

    崇晏点头,王免的家庭,她真的一无所知呢,他的家人都在美国长居吗?想到此处,她顿时记起了她还有事情要跟王免说明。

    “王免。”崇昱内心纠结,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可是,真的不能不说啊。崇晏紧攥手上的被子,生怕接下来的话破坏这来之不易的和谐。

    “嗯?”王免凝视着崇晏,等着她说话。

    “我最近有一个要紧的通告,在美国。”崇晏说道。

    “才回来又要走?”王免拧眉,他都有点怀疑刚才令他兴奋的回应是假的。

    “我只是去工作。”崇晏呐呐地回答:“不会很久的。”

    “嗯。”王免答应:“不过,我要一起去,你去哪我就去哪。正好回去看一看,公司现在的运营情况。”

    崇晏看着王免,脑海里却一直回荡着崇晟的话,说王免最近几年,都是做的“擦边球”的生意。到底是什么生意呢?他会有危险吗?

    就在她失神的那一会儿,王免吻上她的唇,可后一刻,王免的唇突然离开了,她不知所以,向着王免目光投射的方向看去。

    崇昱正趴在床头,瞪着一双溜圆的眼睛,好奇地看着床上的他们。

    王免清了清喉咙:“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

    “好啊,特地把我支开,想做少儿不宜的事,是不是?”崇昱昂起头,哼哼唧唧的:“你们这样过分了啊,我是个开明的小孩,你们跟我商量的话,我可以勉强回避五分钟的。”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