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鲜妻有喜:陆少,别贪欢_ 第五百九十六章 机车男人-

时间:2021-06-14 18:2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慕云晚小说鲜妻有喜:陆少,别贪欢 第五百九十六章 机车男人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Linda此刻的愤怒用什么来表达呢?!她甚至分不清楚她到底是在气沐以枫还是在气自己。



    沐以枫说的那些话在她听来实在是刺耳,可是她更气这些话是从他嘴里面说出来的。



    他算什么,总是一副为她好的样子说着一些话。



    他凭什么以为自己就是为了她好?!



    他凭什么!?



    Linda看到沐以枫对她说教的样子就觉得心烦意乱,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她心上爬一样。



    陆琛在医院和医生商讨陆长天下一步的治疗计划。



    陆长天现在的状态处于一种尴尬期,说他是植物人,他也不是,说他是正常人,可是却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



    “医生,你的意思是把爷爷先送到瑞士么?”陆琛问道。



    刚刚医生和他提议,最好把陆长天先送到瑞士最先进的疗养院去一段时间,那里的疗养环境和医疗设备都更为先进,如果到了那里,应该会更加有助于陆长天的恢复。



    但是陆琛犹豫的是,如果把陆长天送了过去,离得那么远,他也没有办法抛下公司的所有事情就去那里照顾和看着陆长天。



    他又实在是不放心让陆长天一个人单独在那里疗养,进退两难。



    “还有没有别的办法了?不去瑞士可以么?”他反问道。



    “可以是可以,只是你需要把瑞士那边的医疗设备全部在这里备一下,还需要再请一个专业的治疗和护理团队,目前国内的水平达不到。”医生说道。



    陆琛当下就决定说:“没关系,您把需要的东西全部都列在一张清单上面,交给我的秘书,这件事情您就不要担心了,我会还原出一个一模一样的环境出来,只要可以让爷爷早日康复,什么我都愿意尝试。只是……爷爷生命的事情,还希望您不要告诉他人。”



    “放心吧,我是一名医生,有职业操守,为病人守护**也是我的工作内容之一,我不会把这些事情告诉任何人。”医生说完就离开了。



    听到医生说的话,陆琛觉得他又重新看到了希望。



    此刻,毒蛇和凌伯在做什么呢?



    毒蛇和凌伯父子相认之后,都认定了小灵的死和陆家爷孙俩脱不了干系,打定主意要报复陆家俩个爷孙。



    毒蛇一开始是打算把安稳当做复仇的利刃,可是安稳虽然失去了记忆,可她保护陆琛却像是骨子里面带出来的本能反应一般,现在她越来越不好操控了。



    于是毒蛇便转移了目标,打算把Linda当作新的刀来使,他看准了Linda对陆琛的感情,打算利用女人的妒火来完成自己的复仇。



    一切进行的都是那么的完美,事情的发展也完全按照他的猜想在继续进行。



    他心想,安稳,你以为你可以摆脱我的控制?你以为你能和我脱的了干系?你以为没有了你,我的复仇就不能再继续了?



    这一切,有没有安稳,他都是要继续下去。



    这些年来,他受的这些苦,从小就和父母分离活在孤儿院的他、失去挚爱的他、出卖自己的灵魂给黑暗组织的他,这些苦和罪他统统都要让陆家父子一件一件的偿还给他。



    他要把这些苦和罪一件件的让他们都感受一下,不能只有他一个人痛苦,在他在黑暗里痛苦的前行和挣扎的时候,他们陆家人却过着光鲜亮丽的人上人生活,凭什么?!这不公平!



    他本来也该有一对儿温柔的父母,有一个和睦的家庭,有一个相爱的女孩儿。



    可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陆长天,如果不是陆长天,他现在也不会成为一个亡命徒,不能以真实的面目示人,不能光明正大的活在阳光下面。



    他恨陆家人,更恨陆长天,让他这么多年以一个孤儿的身份活在这个世界上。



    他人生的前三十年是怀着对女友的爱活着,想着有朝一日,他钟要为死去的女友报仇。



    人生以后的日子,他要带着对陆氏爷孙两个的恨活着,他要看到他们痛苦,看到他们跪在他的脚下求饶。



    Linsa答应了和毒蛇的交易,毒蛇也自然一步一步的帮她在靠近陆琛。



    这次的事情主意就是毒蛇给她出的。



    但是,事情做完之后,Linda安插在医院的眼线确报告说并没有看到陆琛和安稳生气。



    这让Linda十分生气和失望。



    她本以为经过这样的事情,陆琛应该不会再和安稳那样恩爱了,至少也应该讨厌她了吧?



    可是眼线传来的消息却并不是这样。



    她立马就和毒蛇联系了。



    “你到底行不行?!出的主意根本一点儿用都没有!陆琛和安稳他们两个根本就没有吵架,也没有冷面相对。”Linda在电话这边生气的质问毒蛇说。



    “哼,你不要着急,知道什么叫做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么?现在我们做的一切,只是在慢慢的向骆驼施压,你想让最后一根稻草把骆驼压垮?你得在这之前压够足量的稻草啊。”毒蛇笑的阴森可怖的说道。



    “什么意思!?”Linda反问。



    “你觉得这件事情对他们两个好像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对么?但是你知道么?日后只要他们吵架,就会不断的想起来以前的事情,这样,情绪就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直到这个雪球大到最后要发生雪崩,懂么?”毒蛇解释说。



    “你不要担心,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我保证,你最后绝对可以让陆琛不得不败倒在你的石榴裙下面。”他又说。



    Linda对他说的话半信半疑,总觉得他说的玄乎的不行。



    陆琛再怎么说也是一个高智商的精英人群,会被这样的小把戏骗了么?她怎么都不愿意相信。



    但是上了这条贼船她再想下船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毒蛇的手里面有她的把柄,而且她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半推半就,将信将疑的相信他说的方式了。



    “行吧,那我接下来要怎么做?”Linda询问他自己下一步应该做什么。



    “等我的消息,先什么都不要做,另外,派你的人在私下收集MJ的一些私密信息。”毒蛇说。



    挂了电话,毒蛇拿着自己的电脑开始看他下一步的行动。



    陆琛给沐以枫打了电话,准备让他着手开始办疗养设备的事情。



    沐以枫接到电话便问陆琛说:“那Linda小姐这边呢?不再继续看着了么?”



    陆琛思索了一会儿说:“不管她了。现在不是和她周旋的时候,这个章鱼女,没空搭理她,让她自己呆着!”



    沐以枫挂了电话又敲了敲Linda病房的门说:“Linda小姐,我走了,您好好养伤。”



    “等等!你要去哪里!”Linda追了出来想要问。



    不过她的腿受伤了,所以并不能下床,只好在屋子里想要快点儿下床。



    谁知道一个没有站稳,直直的朝着地板摔了下去。



    “啊!”房间里面传出来了她的惨叫声。



    “Linda小姐!您还好么?!”听到她的叫声,沐以枫赶快问道。



    没等到她回答,他已经推门而入了。



    就看到她趴在地上和地面紧密贴合的样子,她看到他进来,别提有对窘迫了,想要快些站起来,结果腿上使不了劲儿,愣是又摔了下来。



    不过这次她倒是没有和地面亲密接触,被沐以枫牢牢的抱住了。



    “没事吧?”沐以枫抱着她她才没有又再次“降落”在地面上。



    “哦…哦……我……我没事,谢谢你。”Linda脸红的像熟透的苹果一般。



    “您应该小心一些,腿上有伤,有什么话想说叫我进来就好,怎么自己还急着下床?”沐以枫一边说,一边把她揽腰抱起轻轻的放在了床上。



    他轻柔的抬起她的一只脚,仔细观察着。



    Linda一脸奇怪的看着他说:“你在看什么?”



    “我看看你有没有摔倒其他的地方。”他边说边看。



    “没事,我没事。”她不好意思的回答说。



    沐以枫把她的脚放下在床上,然后认真的看着她说:“你想说什么?”



    “我……我是想说,你怎么突然要走?”她不敢抬头看他的说道。



    “哦,陆总那边有事情需要我过去处理,所以我要先过去一趟。”沐以枫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



    她点点头说:“哦。”



    “那我走了,你休息吧。”沐以枫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不知道为何,看到他离开的背影,Linda的内心里竟然会觉得有些不舍和难过。



    这是什么鬼情绪?!她自己都愣了一大跳。



    “我这是在干嘛?”她低声质问自己。



    不可能,不可能,这一定是我的错觉,没有错,这一定是我的错觉。



    她不断在心里暗示自己。



    不过为什么她每次看到沐以枫都会有一种他和别人不一样的感觉呢。



    那种感觉怎么说,就像在茫茫人海当中突然就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人一样。



    一定是因为他这个人太机车了所以我才会产生这样的感觉。她在心里这样想。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