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八十年代的麻辣军嫂[重生]_ 81.第 81 章-

时间:2021-05-28 12:3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骰玲珑小说八十年代的麻辣军嫂[重生] 81.第 81 章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一秒记住【爱♂尚★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本文采用晋江防盗:防盗比例30%防盗时间一天半;  “不过我既然打算插手做了, 就不容许失败,但是以你现在的能力和人脉绝对是独自包揽不下的, 不说雇人方面,单着食材方面你就搞不定, 所以承包合作的话,我必须定一个金额,既是任务目标也是压力,我想你大概承担不起。”

    这年月,工人工资普遍低,但是物价稳定。而市场上农产品贱, 工业品贵, 国家高度垄断,想买到齐全、实惠的食材, 没有人脉和关系那是天方夜谭。

    “两种翻案各有利弊,去哦倾向于你采取第一种。”

    沈喜梅一时说不出话来,主要是她被天价承包费吓傻了。

    江鸳见了, 说道:“你要是想不清楚两者之间的不同,可以回去同你爸妈商量。”

    “我懂, 就分开单干与合作社到底哪种好相类似对吧?我爷爷说, 恩, 他听生产队上说的, 最近上面在讨论分开单干的可行性。”

    虽然别人不知道哪种更好, 但是沈喜梅知道啊, 想产量高,那必须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取得压倒式的胜利!

    江鸳想了想失笑:“不得不说,你这小小年纪,看问题还相当透彻的,的确就是那么回事。”

    “如果选第二种的话,那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有食材算谁的?”

    “自然算你自己的,饭店负责给你采买,和饭店一样的货源,钱你自己掏,按照进价给你,一周一结算,后期稳定了可以一月一结。”

    沈喜梅嘬舌:这真有点扛不住。

    “员工薪资、场地租金,最主要的是国宾饭店的名头,说是你自负盈亏,但是饭店负责对员工集体管理、培训,摊铺的营销甚至吃食的改良都会进行帮扶,不会让你亏的。这些无形的东西才真的值钱,八百块其实并不高!”江鸳自认给的都是良心价,要不是对方各方面讨她喜欢,换做旁人,至少翻一倍。

    沈喜梅嘟囔:“我可以不用饭店员工,我家里人口多着呢,这方面能有两百吧?”名牌效应她自然懂,货源渠道也至关重要,关键是吃不消啊。

    江鸳笑:“自然是不可以的。饭店的员工统一培训,统一管理,有一定的烹饪能力,这样才能立即上手不是?”

    沈喜梅笑不出来。

    虽然她曾经身家过万,也见识过土豪金,但是她还真没有魄力拿下这八百块一个月的承包合同。

    再说,不用脑子也知道,她肯定过不了父母那关。

    “我能不能出一百五承包其中一家店面?一个员工就够了,我自己算一个?”声音越来越小,沈喜梅自己说着也没底气,人家不在意那点钱,要的就是统一管理。

    江鸳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笑着看着沈喜梅。

    脑子里却出现十几年前的自己,比现面前的沈喜梅大十岁,出过国,拿过枪,尚且没有这样的灵活的脑子,磨了几个月,最终只得签下每年一万的承包费合同,那时候的国宾饭店还只是一层楼的破旧平房,面积倒还是有现在这么大,谁让它前生是食堂呢。

    她也是大家小姐,曾经从没在意过金钱这东西,但是不代表她不懂得这一万块一年的天价承包费是当时的她根本承受不起的数目。

    是上头让她打消念头所以报出来认为能会吓退她的一个数目。

    所以她还不了价,但是当时的她必须要有这么一个全面掌控的地方好慢慢筹划,只有硬着头皮签。

    她签下饭店,打听到有名的厨子,想破脑袋开始走高端路线,倒也勉强应付过去了,后来越做越好,上面也逐年增加承包费,刚开始因为身份不得泄露,她也就忍了,一次次逼得自己突破,事实证明人不被逼一下还真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国宾饭店就在这种“良性循环”下成了小县城的一项奇迹,别说县城,怕是整个安城都找不到如此高档消费的场所。

    县城里人招待重要客人、领导都特地驱车赶到这里来。

    后来形势变了,她也就没有顾忌,回那四九城里运了一批东西过来,将这推了,自己盖了一栋楼。

    上头的阶层都换人了,再也没有人敢上她头上指手画脚,她自己反而心生疲惫懒得跃进了。

    若是按着十年前她的那个拼劲,这街上一片房子都给她推到了。

    而现在她很有兴趣看看这小姑娘的极限在那里!

    “外国有一位伟大的物理学家阿基米德说过这样一句话:给我一个立足点和一根足够长的杠杆,我就可以撬动地球!

    你要相信自己的能力!”

    “可是他也找不到这样的支点啊!”

    “我这里有你用的上的支点就行了。说不定几年后,你会成为传奇!相信我,四个窗口只是你的开始。”以国宾饭店做平台,不可能不成功。

    要知道,国宾饭店对于这镇上的普通大众来说不亚于四九城的紫禁城,怕是人人都想进来坐坐,只不过畏与它的天价消费而却步,但是小吃店走的是相对平价的路线,四舍五入也算是到国宾饭店吃过饭了。

    当然,她不会紧紧想着走量不顾质,东西好吃才是生存的长久之道。对于这方面,肯定不全靠着沈喜梅嘴上说的,她有自己的武器。

    现在饭店名气早就在这一片打响了,客户人群非常稳定,外面开这些个窗口,虽说有点掉档次,但是对客流量其实造不成大的影响。

    沈喜梅也想到这一点,天时地利人和都占了,她怎能不成功?

    伟大的英国物理学家,牛顿曾说“如果我比别人看得远,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而她面前现在就摆着一副巨人的肩膀,若是不抓住,以后肯定再也不会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一时间雄心万丈:“八百就八百!”

    可是当时是说的豪气,很快就萎焉了。

    这会背着合同骑车和沈来旺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的沈喜梅心里有些慌,她怎么可能说服得了父母在合同上签字画押?

    沈来旺又是劳累了一天,不过他早已习惯这种强度,精神到也还好,见侄女恹恹的,问道:“怎么没什么精神的样子,早知道将你那车留在饭店,我带你回来就是了。”

    沈喜梅听了这话忙调整状态:“没事,我一点都不累,就是在想事情。”

    “想什么,今天没谈拢吗?我下午看那窗口都弄干净了,不打算承包给你?”不能吧?他看江老板挺喜欢侄女的,吃饭都带着,还又给她打包了些东西回来。他自打认识这老板,还真没见过她对什么人和蔼可亲过,从来是冷冰冰的,疏离人群的样子。

    “那倒不是,就是承包费有些高,我怕爸妈不同意。”她可以确定他们肯定不会同意的!

    沈来旺听了笑道:“这有什么?你小叔还有点家底,回头借给你启动金!”他这两年工资涨了不少,存了点钱。

    “一百块够吗?”镇上租一间靠马路的大店面也就二十块钱一个月,那几个窗口面积不大,一间顶了天十块钱!

    沈喜梅脸上堆着笑道谢,心里的苦却不能说。

    “小叔,你给我说下饭店的历史好了,你在那做了二十多年,可算是老资历了,应该什么都知道吧?”

    “知道啥,你当你叔整天在店里唠嗑呢!”早期没人搭理你,现在每天忙得脚不沾地。

    这两年饭店新大楼盖好启用后,饭店的客流量每天平均维持在五六百人次,他们厨房大大小小的厨子也就九人,除了下午两三点吃饭那会能坐下来歇歇,其他时间要么是在颠锅要么是在挥勺,没办法,谁叫他没有正规学过厨艺,只能负责低档的炒菜。

    不过就算是专门负责煲汤的杨师傅也是很辛苦的,特别是夏天,那屋里简直是蒸笼。

    好在夏季的客流量会有所下降,他们能利用这两个月休养生息,要不他们这些做厨师的早累死了。

    “不过,像你说的,好歹呆了二十多年,多少能知道些。你以后也是饭店员工,我同你说说:

    国宾饭店前生是一家食堂,那时候全国刚刚解放,这一片几家单位合伙申请设立的。

    我来那年是五八年,在家吃不上饭,想着大食堂里做活怎么也能填饱肚子,见招工,你爷爷就将我送了进来,就是个打杂的。

    哪想,没几个月粮食开始紧张,大饥荒年开始了。

    食堂是一些机关单位成立的,其中包含了安兴镇的粮站,自然是能坚持住的。

    很快许多镇上的人家拼着各种关系往食堂塞人,也就是那一次,原有的员工被挤出去不少。

    那几年,你小叔我都不怎么敢吃饭,活是抢着做,好歹没赶出来。直到六二年冬天,这情况才慢慢得到改善,每天能吃个半饱。

    四年时间,我一分工钱都没有拿到过,当初也不敢想工钱的事。

    后面就改成了国营饭店,两年时间,听说换了五六个领导,反正对我们下头的人也没有什么差别,那时候可以吃饱饭了。

    江老板是六四年接手的,带了新的厨子班底进来,并且对人事作了大调动,我也是她上台调到厨房打荷的——”

    说到这里,沈来旺停了下来,似乎陷入了回忆。

    回想那几年的情景,沈来旺还是不甚唏嘘,没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饥荒年月的人是无法体会当时的场景,所以这些年,他对于给国宾饭店和他带来翻天覆地变化的江老板是非常敬畏的。

    时下老百姓都将那一位当做神,但是他没有经历过战争,他只经历过饥荒年、经历过十年文、革动、乱,在他心目中,给他安身立命岗位的江老板才是神。

    沈喜梅哭笑不得:你这国宾饭店的小少爷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怎么弄得像难民?

    “这个毕竟是凉的,夏天也不能吃太多。其实这东西也不能常常吃,制作起来稍有不慎就容易不卫生。我再给你装一碗,其他的让我叔端出去怎么样?”

    沈来旺忙点头:“对对对,小江先生,我们厨房可是接到过通知,你身体不好,要少吃凉的……”

    声音消失在江泽瞪过来的眼神里。

    江泽眼光在桌面和沈喜梅脸色徘徊着,半天才妥协道:“那,你给配两碗吧,一份甜些,一份少甜,我妈在楼上。”

    然后不好意思的说:“其实你想在店里卖小吃还得我妈点头才管用。”

    听了这话,沈来旺也顾不得贪嘴了:“对对对,给江老板送一份上去,大份的!”

    要是能在江先生面前搭上话就再好不过了,但是江先生为人冷清,他们自然不敢上去打扰,但是这不是有小少爷在吗?有门路送就行了。

    沈喜梅听懂了,感情国宾饭店的老板江先生是江泽的妈妈啊?!

    手上动作谨慎起来,明明是很简单的事,她却斟酌再三,每一样添头都要问过江泽才决定放不放。

    端着大碗跟着江泽上楼了,后面剩下的让沈来旺处理。

    江先生不愧是开大饭店的江先生,别人见都没见过的东西,她却是吃过的。

    “你怎么会做这个?”小小年纪也不像去过川地的样子。

    沈喜梅有点发虚:“就是无意中发现的,小时候家里穷吃过这个果子,捏着种籽玩,挤出来冰冰凉凉的东西,小孩子贪嘴,什么都往嘴里搁……”

    好在江先生没太在意这种小事:“怪不得。这倒是个有名的小吃,正宗口味还只有川地有,你做出来的这个,味道还算勉强,想卖这个?”

    “不是。”沈喜梅说完又犹豫了,她能说她知道好些小吃的制作方法吗?对方会不会发现不合理,会不会露馅?

    沈喜梅想了一圈,想到现阶段自己能接触到了一种食物,莲花河里一到夏天就能冒出许多龙虾,可是闻名全国的十三香龙虾,她还真没有做过,得回去试试。

    “饭店里到夏季生意好像比较惨淡,县城里有家卖宵夜的大排档,那个龙虾在夏天卖的特别火爆,我烧出来的比那些大排档里卖的还好吃。”沈喜梅只敢含糊的说道,天知道,她来之前想的只是凉面、凉菜之类的简单吃食,弄个小小的推车就足以,现在好像拿不出手。

    哪想龙虾大排档在人家看来都上不了台面!

    “国宾饭店是国营的大饭店,就是一楼大厅的人均消费也在五块钱以上,大排档窗口只会拉低饭店的档次。”关键是江鸯并不指望国宾饭店挣多少钱,现在这个规模就已经超出她的预计了。

    当年江鸯大着肚子避居到这个小镇,也只是一时走途无路的无奈之举,不过今时早就不同往日了,她已经有了能力抵挡家族的倾轧。

    江鸯现在还蜗居在这小镇,只不过是因为儿子身体刚开始好转,正在长身体的时候,怕换了坏境会对他有影响。

    江泽,她唯一的儿子,生而艰难,幼时坎坷,弄得一身病痛,这两年风声消了,才敢到处求医问诊,好容易调理得当,最后关头,她不允许出现任何差池。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