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_ 第108章 鸿门宴-

时间:2021-05-28 12:3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三观犹在小说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第108章 鸿门宴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本以为诸葛烧饼会把我们叫过去大骂一顿,出乎我意料的是,他约见我们,并没有在他办公室,而是在他弟弟诸葛咸鱼开的那个便宜坊之内。我对诸葛烧饼有些看不透,这个人小事糊涂、大事却精明的很,看问题很透彻,每每都能指出要害,但他的行事作风却不为我认同。

    上司对你发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把你叫过来跟你讲道理。我与张幼谦惴惴不安的来到便宜坊,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诸葛烧饼早已在二楼的风雅阁等候,今天他穿了一身长衫,这种打扮一般是读书人才穿的,这更加让我们觉得捉摸不透。

    我俩进屋,连忙给他施礼,诸葛烧饼笑呵呵道,今天把你们叫过来,是想跟你俩拉拉家常,不必多礼。然后一指座位,自己坐下吧。桌子上摆着一壶酒、一盘烧饼、一盘咸鱼。

    我俩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一脸困惑的望着诸葛烧饼。

    诸葛烧饼说,你们来了这么久,本官还没跟你们好好喝过酒呢,今天我们酒煮酒论咸鱼,好好畅饮一番。我倒是无所谓,张幼谦试探着问,烧饼大人,您把我们兄弟喊过来,这是要唱哪一出啊?

    诸葛烧饼缓缓道,鸿门宴,你信嘛?

    张幼谦连四处观望,我也暗中释放真元,感应周围,却没有发现任何一场。诸葛烧饼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我俩分别倒了半杯,送到我们俩跟前,道:你俩猜猜,我给你们各倒半杯酒是什么意思?

    张幼谦嘿嘿一笑,大人的意思是,小弟喝一半,大人全干了。

    我说哪里有这么跟领导说话的,诸葛大人这意思,分明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杯多,诸葛大人把我俩叫过来,不会是为了训斥我们吧。

    诸葛烧饼端起酒杯,缓缓道:我兄弟两人,我叫诸葛烧饼,我弟弟叫诸葛咸鱼。小时候家里穷,我爹做烧饼,我娘做咸鱼,可是家里穷得厉害,每天天不亮,爹娘就出去卖烧饼、咸鱼,我兄弟二人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吃上烧饼和咸鱼,可是除了逢年过节,家里顿顿咸菜窝头。

    我心中纳闷,以前我们做事稍不顺他心意,诸葛烧饼对我俩都是劈头盖脸一顿臭骂,我俩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并没有真正放在心上。今天把我们叫来,竟然讲自己的幼年苦事,这是几层意思在里面?

    诸葛烧饼用指尖把玩着酒盅,继续道:景元七年,金陵先是大旱,又是大涝,家中遭了难,连树皮草根都吃不到了,可是当年城南霸市的地痞流氓,却依旧收保护费,收不上来,就拳打脚踢,那一年,家中揭不开过,我爹欠了他们三两银子,三月之后,利滚利翻到了八两。家里还不上债,我爹娘被人活活打死了。

    说这话时,诸葛烧饼脸色沉重,似乎沉浸在往事之中。我俩呆呆的看着他,不敢乱说话。

    当时我就想,若有朝一日我能出头,要杀进城内恶霸,惩尽各路贪官,还金陵城一方青天。后来机缘巧合下,我进入了六扇门。那时,我跟你们年纪一般大,雄心万丈,对那些江湖上不守规矩、不遵纪守法的门派,一向是赶尽杀绝,后来我执法过程中,不小心杀了竹花帮帮主的二少爷,遭到竹花帮的疯狂报复,几乎丧命。后来遇到贵人相助,我才得以逃脱,现在想起来,真是九死一生啊。

    我只得一个马屁送上,诸葛大人吉人天佑。

    诸葛烧饼却不接茬,兀自道:经此一难,我才发现,原来贪官是杀不尽的,江湖也是惹不起的,一个人无法对抗官场,一个人也无法对抗江湖。后来,我投入那位贵人的门下,借着东风之势,一路提拔,才有了今日的地位。今日叫你俩前来,正是想告诉你们,在六扇门中当差,要懂得圆滑世故,不能树敌太多,以招报复啊。

    我冷笑一声,诸葛大人是来给某人做说客吧。

    诸葛烧饼一楞,道:我的那位贵人,就是当今武林盟李盟主,这些日子来,你推的那个备案制度,已经触动了江湖的底线,引来了他们的不快,我不是给他们做说客,而是为你们前途着想。

    我说何为底线?

    诸葛烧饼道,我们是公门中人,他们是江湖人。你们是捕快,要是平日里靠着自己权势,去收些保护费、拿些抽头,这些都不算坏了江湖规矩,但是你要江湖各门派都要去你那备案,这就算坏了规矩。

    张幼谦说备案制又不是收他们的保护费,这又算哪门子坏了规矩?

    诸葛烧饼哑笑道,大家都不是傻瓜,你们那点小伎俩,我懂,江湖上那些人也懂,先推行备案制,施以小恩小惠,然后逐渐分化各大势力,两位捕头,你们图谋可不小啊。

    我说六扇门成立江湖司就是为了监管江湖各大门派,一是出于维护治安稳定,另一个就是要让各大门派处于可控制的范围内,我们不过是尽职而已,哪里算什么图谋?大人替武林盟说话,不会为了您在城内十三处赌场中的两成干股吧?

    诸葛烧饼脸色不悦道,你以为我是为了那两成干股才找你们的?也太小看我诸葛烧饼了。这个金陵江湖,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

    武林盟控制赌场、青楼、漕运,王家控制江南的丝绸,谢家经营着盐铁茶,三方势力表面上一团和气,实则斗的厉害。然而,这些斗是在江湖规矩之下的明争暗斗,若有外来势力想渗透进来,那迎接他们的恐怕就是雷霆一击了。前不久的幽冥神教,就是个例子。我只是不想让你们步他们后尘罢了。

    之前大掌柜要派你们两人来金陵,问我的意见,我当时是竭力反对的。你们二人乃六扇门的重点培养对象,本来你们在这里安分守己,踏实做事积累经验,等时间一到,我自会在考核时给你们上上。可你们所作所为,在自己实力不足的前提下,却招惹了这么多麻烦,实属不智。

    要知道,当年武林盟主慕容白云,武功天下无双,风华卓绝,智谋无双,只是野心太大,一心想一统江湖,结果如何,还不是被人一剑斩杀在京城?看菜吃饭、量力而行,这才是明智的做法。

    有些事情,得过且过,有些事情,睁眼闭眼。话仅止于此,你们好自为之吧。

    我仔细琢磨着他说的这些话,名义上是为了我们好,其实真实目的,只有一个,趁着现在还没有翻起大浪,让我们收手。可是,我有有些不甘心,说道:我不同意你的看法。

    诸葛烧饼叹道,你怎么这么轴呢?

    我说不是轴,大人的话,道理我都懂,做人,可以失小节,但不可失大义。这是你们的看法,可我不敢苟同,胡宗宪不就一个前车之鉴嘛?据我所知,这些江湖门派,甚至后面的人,为了一己之私,不惜犯下大祸,前不久倭寇之乱,恐怕也不是空穴来风吧。有些事情,义不容辞,有些事情,赴汤蹈火。这是我的看法。

    诸葛烧饼问张幼谦,你呢?

    张幼谦说,他的观点,就是我的观点。做人当差,要真如此,我还不如回京城,当我的阔家少爷。

    我目露感激之色,若非有张幼谦支持,恐怕我也不会这么去一意孤行的做这些。

    诸葛烧饼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劝说失败,拿起手中酒杯,将自己一杯酒,分别给我和张幼谦各倒了半杯,道:我已跟大掌柜行文,从今以后,我不再过问你们江湖司之事,估计这几日批文就回来了。满了这杯酒,就当我祝你们旗开得胜。

    我俩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诸葛烧饼站起身,缓缓走了出去,他走的很慢,心情是似乎很沉重。

    我知他是在撇清责任,与我们俩不同,我们是外派干部,无牵无挂,无亲无故,他在金陵打拼了半辈子,好不容易积攒下这些家业。要因我们犯了江湖众怒,那就得不偿失。

    经此一番谈话,他将自己置身事外,若再有什么问题,那也是我们江湖司,而不是六扇门的事情了。

    我在他身后道,诸葛大人放心,我们所作所为,不会连累大人的。诸葛烧饼闻言,摇了摇头,走了出去。就在此时,我听到隔壁有人轻微的走动声,张幼谦刚要开口,我指了指隔壁,他忍住没有说话。

    三日后,收到了京城来的公文,浙江、江苏、福建三路的江湖司独立于六扇门外,由我跟张幼谦全面负责,统一向京城六扇门汇报。进入六月,与徐若男之约将至,我开始筹划江宁之行。

    张幼谦得了个便宜师父,一连几日跟着那个叫柳清风的假道士学艺。我也深知自己武功不行,加紧修炼。

    与庞天德一战之后,我觉得体内真元越发控制不住,那三道内力在体内博弈。境界却始终他停留在闻境下层,隐约感觉要突破中层之境,可无论如何,却不得法门。徐开山说我是星宿脉,与寻常武者不同,而我修炼的波动真元,走的是一条从未有人走过之路,只能是摸着石头过河,自己去悟。

    这一日,我与张幼谦闲谈,问他学武之事,他大有怨念道,我怀疑我拜了个假师父,那老道士整天在我这里蹭吃蹭喝,这才几天就花了我近千两银子。

    那学到什么了?

    张幼谦一瞪眼,他传我本领,就像是挤牙膏,花点钱就告诉我几句,这几日下来,我就学会了一招。

    什么?

    睡觉!那臭道士说,要想学神功,先学睡觉。

    我说这是好事儿啊,你看我,每天连觉都睡不成。

    张幼谦摆摆手说,别提了,就算睡觉,我那便宜师父也给我出尽了难题,前两天问我睡觉时是平躺还是侧卧,结果弄得我一夜没合眼,昨天又问我,睡觉时舌头抵上颚还是下颚,弄得我又没睡着。要这么下去,我迟早要疯掉的。

    这时候门外有人道,是谁在哪里乱嚼舌根呢。

    话音刚落,柳清风带着那个有点迂腐的师侄走了进来。张幼谦见到,也不叫师父,说,是我啊,怎么了?

    柳清风嘿嘿一笑,没事儿,我就问问,对了,好徒弟,刚在街上看到有块玉佩不错,再过十二个月就是你师娘生日了,你买下来,到时候我送你师娘,就说是你送的,你师娘一高兴,就对师父我好点,师父我好了,你就学到上乘武功了。

    张幼谦不悦道,你当我是冤大头啊,昨天不是刚买的翡翠嘛。

    柳清风挠挠头,这不是不小心去赌钱,输了嘛。

    张幼谦说还要什么东西,从现在起,只要我突破不了闻境,你休想拿到一文钱。柳清风挠挠头说,乖徒弟,有话好商量,学武功呢,不能一口吃个胖子,不能急,要慢慢来。

    张幼谦说那花钱的事儿,也慢慢来吧。

    柳清风跳了起来,说那可不行,学武还是最紧要的,不如这样子,今天我就传授你装死剑法的第一招,睡梦罗汉剑。

    青木闻言,眼睛一亮。

    柳清风却道,我的武功不适合你,你给我出去。

    青木只得出去,柳清风看了我一眼,问道,你也想学?我说我没钱。柳清风说没钱免谈。不过你我也算有些缘分,我不妨指点你一条明路。

    我欣喜道,敢问路在何方?

    柳清风指了指门口,路在脚下。

    我叹了口气,就要往外走,柳清风忽然道,等等。我问什么事情。柳清风说,你体内真气驳杂,若要真想在功力上更进一步,天下只有一个办法。这个办法对别人来说,很难,但对你来说,却是极易之事。

    什么办法。

    柳清风道,大盗之术。

    我心中惊奇,原来这家伙早就知道我是盗圣门中人了,不过当年神偷门分家,我们盗圣门只有《盗得经》上卷,下卷在盗仙门手中,如今菊花老祖李青衣不知所踪,就算我想学,也没有办法啊。

    柳清风似乎看穿我心思,说,天下懂大盗之术的,除了李青衣外,还有两人。

    我问是谁。

    柳清风说一人是我的兄弟,如今早已失踪多年,另一人,想必你也听过,那便是如今的丐帮帮主吕小九。只要你能学得大盗之术,在配合你独特的经脉,将来成就,定不在我之下。

    就在此时,江南走了进来,如今江湖司改制,他已是司内的正式捕快了。这几日由临时工转正,他意气风发,干事也比较利落,我见他风风火火,连问怎么回事。

    江南恭敬道,总捕头,武林盟送来请帖,邀请您和张捕头参加宴请。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