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_ 第156章 大叔也会卖萌-

时间:2021-05-27 12:3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梅儿若雪小说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第156章 大叔也会卖萌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穆语惊诧:“KiKi自首什么?”



    “她说她杀了赵永利。”容剑已收起手机,说完便匆匆往外跑。



    “什么?!”穆语震惊地跟出去,“KiKi杀了赵永利?!不是王林华杀的吗?!”



    “目前一切都没有定论,等我回去了解清楚了情况再告诉你。”容剑应声时,人已跑到了楼下。



    “诶!容队!”



    穆语想跟着跑下楼,被秦晋桓一把拽住了:“你需要休息。”



    “可是……”



    “还没到需要法医出手的时候。”



    “就算需要法医出手,也不用嫂子操心,不是还有冰美人吗?容剑这小子正愁没机会搭讪冰美人呢。”已将脸擦干净的闻泽煜,一脸暧.昧地眨眼睛。



    穆语顿时想到了冯柒柒,表示疑问:“虽然容队在专案组,但他不是每天都先到局里报了道再去擎天大厦的吗?而且还经常有事回局里,怎么会没机会接触冯老师呢?再说了,他不还有冯老师的妹妹帮忙吗?”



    “嫂子,接触和搭讪是两回事儿。腿长在他身上,他可以去法医室或者去冰美人家里找冰美人,但即便他站在冰美人身边,冰美人也把他当空气,和他零交流,这才是问题结症所在。你总不能叫人家小柒柒为了成全他俩而天天逃学或玩离家出走吧?现在嫂子进了专案组,局里只有冰美人一个法医,一旦有案子发生,容剑就可以借机和她亲密交流了。”



    穆语撇着嘴提醒:“容队也在专案组。如果真的发生案子,也不归他负责。”



    “如果再发生一起类似的变.态凶杀案呢?局里让并案调查,他才可以……”



    “你不吃早餐?”



    “吃。”他赶忙跟着秦晋桓和穆语一并下楼,还不忘接上之前的话题叮嘱穆语,“如果再发生这样的案子,嫂子你就装病不出现场,把机会让给冰美人,也算是帮容剑那小子一把。虽然他今天喷了我一脸的水,不过我不是那种记仇的人。”



    敢情为了撮合他俩,还得多发生几起凶杀案不可?



    站在餐桌前的穆语,一脸无语。



    秦晋桓为穆语挪开椅子时,温和地对闻泽煜说了句:“去吃早餐吧,多吃点儿。”



    闻泽煜顿时佯作发抖神色:“阿桓,拜托你别拿和嫂子说话的口吻和我说话行不?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不是担心你吃了这顿没下顿吗?”



    “诶!我好心给你和嫂子准备这么丰盛的早餐,你竟然一大清早就咒我?!嫂子,你看阿桓的良心,大大的坏!”闻泽煜委屈地看向穆语。



    秦晋桓已坐下来,正慢条斯理地为穆语剥鸡蛋,一边漫不经心地回应他:“你不是在祈祷多发生几起类似的凶杀案以撮合容剑和冯如冰吗?已经从清洁工死到了部门经理,如果再有凶杀案,下一个死的应该肯定就是公司高层。”      



    “对!”穆语听明白了秦晋桓的意思,马上大声附和,“可能就是你啊!诶呀,这可怎么了得?来来来,这早餐还是给你多吃点儿吧,万一那什么,可就真的没得吃了。”



    说罢,她将桌子中间的餐点一股脑儿都推到了闻泽煜面前。



    “嫂子!你也这么埋汰我?!我不吃了。”



    闻泽煜嘴里说着不吃,手里却抓了个馒头咬了一口,然后一边嚼一边将脸别向一边扬起,一副“你们都欺负宝宝,宝宝不开心”的神色。



    穆语被逗乐了,嗔笑道:“谁叫你要祈祷再有凶杀案出现的?阿桓推测的可没错,万一公司再有类似的案子发生,死的可能真的是公司高层呢。”



    “嘁,”闻泽煜不以为然,“杀赵永利的凶手不是已经来自首了吗?现在完全可以排除这案子是针对擎天集团的,所以即便再有类似的案子发生,死的也不一定就是擎天集团的人。”  



    对于KiKi与赵永利及王林华三者之间的事,他有所了解。



    穆语认同他的看法,点了点头,又认真地出声:“如果KiKi真的是凶手,那你的推测应该是对的,但不管之前的案子是否是刻意针对擎天集团,我都不希望再有类似的案子发生。希望这两起恶性案件到此结束。”



    “诶,嫂子,我就开一玩笑,你干嘛这么较真呢?”察觉到了秦晋桓的冷意,闻泽煜马上把面前的餐点一并往穆语面前推,一边赔笑,“放心,我祈祷的事儿从来没灵验过,要不然我早把缨缨娶回家了,我家老头也早烂成了一堆白骨。”



    “吃完立刻滚回公司上班去。”



    “诶,阿桓,好歹我也是公司仅次于你的副总,你和我说话能不能不用这个非常没素质的‘滚’字?”



    闻泽煜的话让穆语想到了秦晋桓昨晚对她说的“滚”字,心情顿时不美,碍着闻泽煜在这里,不好表现出来,只是将秦晋桓为自己剥好的鸡蛋扔回了他的碟子。



    不明就里的闻泽煜嘻笑着讨好:“哎哟,还是嫂子疼阿桓,一个鸡蛋还让给他吃,如果缨缨能这么关心我,我可……”



    秦晋桓已觉察到穆语的不高兴,顿时狠狠地剜了眼闻泽煜:“不吃就赶紧走。”



    要不是怕再引起穆语的不痛快,他准得说“不吃就赶紧滚。”



    “我也一.夜没休息,我也要……”



    “去公司睡。”



    “喂,阿桓,你最近是不是太焦虑了?动不动就打断别人说话,这样很不礼貌知道吗?不让人到家里睡觉更不礼貌你知道吗?至于过河拆桥……”



    “缨缨说美国有家知名医科大学邀请她去当教授,她征求我的意见。”



    “真有这事儿?!”闻泽煜立刻软了劲,“别别别,你和她说,千万别去啊!国外很多地方乱得很,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证!”



    见秦晋桓不耐烦地瞟了眼自己,他马上起身,“我现在就走,现在就去公司,好好上班,好好开会,好好睡觉,OK?不过你可得帮我把缨缨留下啊!”



    “泽煜!吃完再走啊!”穆语没能喊住闻泽煜,转而忿忿地为他抱不平,“有事儿就叫人家来,没事儿就赶人家走,秦晋桓,你就是这样礼贤手下的?”



    秦晋桓忽略她的指责,脸上已然挂上温暖的笑容,再次把鸡蛋放入她的碟子里:“来,把鸡蛋吃了。”



    “不吃。”



    “小语!”他按住她的手,声音无比轻柔,“昨晚的事儿已经过去了,别放在心上。”



    “你凶我滚,你当然可以不放在心上,换作是我凶你滚,我就不信你不会生气。”



    “那你冲我吼一声滚试试,看我会不会生气。”



    “你给我……”见他笑眯眯地盯着自己,她顿时被打败,将还没吼出来的“滚”字咽了下去,随即用挨着他那边的左右撑着脑袋,将后脑勺扔给他,以示不满。



    “好了,快点吃,吃完我们去睡觉觉。”



    睡觉觉?



    穆语扭过头,像看怪物似的看着他。



    他耸耸肩:“不是这样卖萌的吗?”



    她扔了个超级大白眼:“大叔,卖萌是小姑娘的专利好不?”



    “那什么是大叔的专利?”他嘻笑着凑过去。



    “滚。”她抵住他恼斥。



    “滚床单?”他大笑,“你提醒得对,滚床单才是大叔专利,要么我们现在……”



    “喂!给我闭嘴!”她顿时红了脸,难为情地往外瞅去,见偌大的屋子只有他俩,这才暗松一口气,随即娇嗔,“能不能别这么恶心别人?有时间还是多关心关心小希吧!”



    “小希我肯定会关心,至于你,我也要恶心。”秦晋桓说罢,猛地抱住她。



    “喂喂喂!”



    “又叫喂?再叫一声,就在这里‘滚’。”



    听懂了他这个“滚”字的特别含义,她白了他一眼,继而严肃地看着他出声:“以后还说那个字吗?”



    “不说。”



    “记住了?”



    “嗯。”秦晋桓应声时也收起了嘻笑神色,认真地点头,显然他早就意识到了之前不应该那样对她。



    “既然记住了,那就快点吃吧,我困了。”穆语打着哈欠起身。



    其实她也不是成心追究他昨晚的责任,毕竟昨晚她也没过多考虑他的感受,何况他后面对小希的态度让她非常满意,她只是想让他以此为戒,以后不许再对她说这个伤人的字眼。



    “我吃好了。”秦晋桓跟着起身,握住她的手,将她往房间引,“今天我们先在这里休息。”



    她明白为什么要留在这里,也没多言,而是转声叮嘱:“以后不许和我卖萌。”



    “为什么不可以?”



    “哪有大叔卖萌的?”



    “要是我就要卖萌呢?”他笑着凑至她耳边出声,“摸手手,亲嘴嘴,睡觉觉……”



    “你恶不恶心啊?”



    “摸手手,亲嘴嘴,睡觉觉。”



    见他像唱歌似的,没完没了地念起来,她很无语,几次制止未果后,她试着转移话题:“诶,也不知道小希那边怎么样了,手术不知道做了没有。”



    “手术应该没这么快做,昨晚折腾了那么久,缨缨带小希去秘密医院,肯定还得为他做进一步检查,也得耗时,届时他身上的麻药药效差不多也得过了,肯定得再安排时间为他手术。”



    成功岔开话题的穆语暗乐,突然想到有个问题自己一直有疑问,遂又认真问道:“你说小希之前已经绝望到自杀的程度,为什么洗过胃之后,他的求生意识就变得那么强了?反转是不是太快了?”



    “或许死过一次意识到了生命的宝贵性吧。”



    穆语摇摇头,不太认可他的话。她总觉得这其中另有隐情。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休息吧。”



    秦晋桓已将床铺好,见她看着床发呆,明白她的犹豫,他左右看了看,见房间只有一个长枕,再也找不到别的枕头,想了想,遂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先行躺下,“我真心累了,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好好睡一觉。”



    见他真的闭了眼睛,一副马上就要睡着的样子,她才放心脱衣服钻进被窝,与他隔开一尺宽后,才闭上眼睛。



    她确实也累了,打算好好睡一觉,起来再给容剑打电话——如果KiKi真的是来自首的,这会儿应该在接受审讯,她这会儿打电话也是白搭。



    好一会儿,感觉穆语的呼吸声已平稳,秦晋桓方才慢慢睁开眼睛,小心翼翼地转动身子,面对她而躺,静静地注视她平静安详而美丽的脸庞,看着看着,他一惯波澜不惊的脸上有了笑容,看着看着,他带着满足的笑容进了梦乡。



    “让开!”



    “不行!”



    “再不让开我不客气了!”



    “你要是硬闯,我也不客气了!”



    “走开!”



    “不行!”



    “秦晋桓,你给我出来!”



    “你再叫一声,可别怪我无理!”



    “秦晋桓!”



    ……



    不知睡了多久,秦晋桓被楼下一阵刺耳的嘈杂声吵醒。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