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武道皇图_ 第三十九章 完胜-

时间:2021-05-26 12:4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血沃天涯小说武道皇图 第三十九章 完胜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便是他们截杀庄氏一行人?”

    瞧着地上七个黑衣人那熟悉的面孔,祠堂内所有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Ω笔『趣阁wwΩw.』

    “那不是雷远么?”

    “还有那个,不是振哥家的邱小子么?如何都……”

    “嘘……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十夫长群里有精明人及时制止了伙伴的多嘴,却是现已有近三分之一的人面罩寒霜,均为雷冗的下属,余者亦个个噤若寒蝉,只是目光闪烁,显然各怀心思。

    三十多位耆老大都冷眼旁观,仅有少数几个眼中闪现若有所思之色,欲言又止,面露不忍,甚至勾起了七八年前上次族长之位交替时那腥风血雨的回忆。

    雷哲见此暗暗一笑,死的这七个不是与他们休戚相关之人,他们当然宁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雷髯果是个中高手,显然下手之前精心筛选过目标,既不会触动任何一位耆老的神经,又打到雷冗父子的痛处。

    或许正因这七个人没靠山,没背景,才会被雷冗父子收为心腹,死心塌地为他父子卖命……

    果然,雷斌老而弥辣,还止于脸色铁青,雷冗却已嘴唇颤抖着怒吼:“昨夜他们明明已被收缴了甲胄、弓弩、长枪及铁盾,勒令回家闭门不出……”

    雷髯冷然打断道:“可他们还有刀剑,况且今日一大早我等便上山安葬先族长,再无足够的好手监察他们……”

    雷冗怒极反笑:“莫非尔等竟可未卜先知,提前埋伏人手救援庄氏一行人?”

    雷髯向着雷哲微一拱手,同样冷笑着:“幸亏族长算无遗策,早知某些卑劣小人妄图掩盖罪行而不顾一切……可惜我等办事不力,仍是晚了一步,只救下了庄坷兄弟一人!”

    “咳咳……”

    躺在板车上的庄坷适时出声,向众人提醒他的存在,此刻的他面色苍白得近乎透明,显然失血过多,虚弱已极,浑身裹满的布带犹在渗血。

    但他看向雷冗的视线却充满愤怒及刻骨铭心的仇恨!

    黑衣人击杀的那些庄氏护卫里,除了他生死相托的袍泽,还有他的亲弟弟!

    气血两亏的昏沉不容他耗费太多脑力,在怒火和仇恨的驱使下,他挣扎着低声道:“昨夜在见到族长怀中那份我族千金与贵族新族长婚书的一刻,我便隐隐猜到某人迫不及待毒害族长的原因,今日的半路截杀,我更确信了我的猜测!”

    乍闻此言,众耆老还在好奇他会怎么说,雷冗父子看着他那要杀人的眼神,却顿觉不妙。

    但见庄坷喘了一阵粗气,眼神闪烁一下,勉力接着道:“我犹记得,已故雷族长父子之前去我族作客,前脚离开,雷冗父子的属下后脚到来,并以保卫和接应雷族长父子为名,询问雷族长归途所取路径……”

    此言不尽不实,可在场所有人都听明白了,庄族长曾与雷冗父子暗通款曲,还向雷冗父子通报过先族长的行踪,显然他们都与先族长父子之死牵扯不清……只是为了维持雷氏与庄氏明面上的友好关系,尽量摘清庄族长罢了。

    庄坷继续道:“我家族长既已与贵族新族长结为翁婿,自当直言相告,并允诺站出来指证雷冗父子,岂料他父子狡诈无比,竟先下手为强,毒死我家族长、少族长不说,还要将我等可能知情之人尽数灭口……咳咳咳!”

    说到最后,已是声嘶力竭,咳出血来。

    众位耆老、十夫长见此,面面相觑之后,竟有近半人目光一变,分明相信了庄坷的话,真心认为昨夜的毒杀、今日的截杀均属雷冗父子所为。

    雷斌闭目仰天,满脸死灰,似乎一眨眼老了十来岁,雷冗怒不可遏,冷笑连连,跪坐挺直的上半身忍不住震颤不止,双拳捏得咯吱作响,似乎下一刻便要暴起难。

    岩伯、雷髯随之暗暗戒备起来。

    一直沉默的雷哲忽然开口:“雷冗父子的罪行委实罄竹难书,原本我念及血脉亲族之情,又顾忌我初登族长之位,不宜多起事端,未曾想……哎!”

    说着满脸无奈的摇了摇头,举起手掌轻拍。

    “啪啪啪!”

    清脆的掌声远远传出,一阵脚步声随之响起。

    雷辎、雷驰、雷举鱼贯而入,向堂内众人躬身一礼:“见过族长、诸位耆老。”

    一见这三人,雷斌不由连连摇头,表情复杂的难以形容,而雷冗则眼中似欲喷火,死死瞪着三人。

    雷辎对此视若无睹,大义凛然道:“昨日我主持岁末大考决战,雷冗在此之前曾严辞威胁我,让我在族长出现危险时不得出手相救……”

    雷驰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紧跟着道:“大考之前,冗叔曾给了我一份来自山蛮人的毒药,威逼利诱令我涂毒在甩手箭上,用以暗算族长……”

    雷哲适时插言:“那三枚短箭我亲自勘验过了,其毒力与庄族长所中之毒极为相近,该当同出一源!”

    雷哲自幼即以尽得乃父医药真传闻名,没人会怀疑他的专业性,何况此乃真的不能再真的大实话。

    此刻听来犹为可信,纵然与雷冗父子关系再亲近的人,也顿时相信对族长和庄族长下毒手的均为雷冗父子。

    最后雷举也道:“大考之前,冗叔也曾百般逼迫我在与族长决战时下狠手杀死他,我违逆不得,只能假意答应,临战时已向族长通禀过……”

    堂内一时静极,落针可闻。

    片刻后,众人的窃窃私语由小渐大,终成喧哗。

    “族长所言不错……雷冗父子利欲熏心,罪行累累,不可饶恕!”

    “如此小人,令我雷氏先祖蒙羞!”

    “我等羞与此等人为伍!”

    “此父子罪不容诛……”

    ……

    不知是谁带头嚷嚷一句,诸般口诛谩骂紧随而来,其中不乏雷冗属下的十夫长们,似乎生怕给雷冗父子连累。

    唯有极少数人口中嚷嚷,但却目光明澈,显然旁观者清,心里渐渐有了数,却又对着新族长的手段又钦佩又敬畏。

    老雷斌充耳不闻,似乎破罐子破摔,已然浑不在意一切,而雷冗则终于萎顿在地,诸人一连串的背叛、落井下石,让他连怒的力气都没有了。

    雷哲的攻势一波接一波,令旁观者都目不暇接,更何况他父子这当事人,完全是一点儿招架之力都没有,一败涂地不说,眼睁睁看着自家给赶尽杀绝了。

    果然,那位年近百岁的耆老颤颤巍巍的指着雷斌、雷冗:“将此败类父子拿下,关入水牢,待明日祭祀大典之后,昭告全族,明正典刑!”

    “哼!”雷冗不屑地看着他,浑身戾气大盛,仿似一头正欲择人而噬的莽荒猛兽。

    雷髯和岩伯第一时间生出反应,滚滚杀气分别锁定雷斌、雷冗,然而出人意料的是,雷斌竟然一动不动,全无斗志。

    “哗哗哗……”

    铁甲抖擞的声音迫近。

    百余个身着漆黑鱼鳞甲的长矛手、弓弩手潮水般涌了过来,齐刷刷的矛尖将大堂的六扇大门堵了个水泄不通,与此同时至少五六十支劲箭死死锁定了雷冗父子,令雷冗眼神一缩。

    就连旁边离得近的众人也感到浑身毛,当即躲瘟神一样飞躲开,堂内众人不约而同汇成半包围圈牢牢困住雷冗父子的背后,与门口的甲兵形成前后夹击之势。

    雷斌苦笑不已,对儿子道:“你还未明白么?我们这位新族长步步为营,环环相扣,岂容我父子有丝毫反抗或逃窜的余地?”

    “如若老夫所料不差,祖祠外还有上百弓弩手引而待,一旦我父子破瓦而出,立时会变成刺猬……”

    听得此言,再看看众人簇拥中一直嘴角含笑,气定神闲的雷哲,不仅雷冗气势一滞,斗志跌落,就连一群耆老、十夫长也不乏脸颊抖动,眼神闪烁之人。

    雷氏一族不是蒙昧的山蛮,只敬畏强大的力量,雷氏一族拥有悠久且广博的文明传承,也许残缺或失传了很大一部分,但仍自诩为文明种族,深深明白智慧和谋略的重要性,甚至对一族展而言,那是比武力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决定性力量。

    众人亦或多或少通晓族史,雷氏祖上曾有过的数次繁荣巅峰,正是当时的族长英明贤良、励精图治所一手造就。

    少年苦命,性格坚忍,遇难成祥,胆略过人……如今这新族长,与族史所记载的那些伟大族长何其相似?

    “识时务者为俊杰……斌公、冗叔莫要再做无谓的反抗了!”

    雷哲淡淡开口,目光一如既往的平静,越过门口上方,径直投向远方天际,似乎那里正生着无数精彩纷呈的风云际会。

    平心而论,他自忖再世为人,在这些阴谋诡计、勾心斗角上完胜视野狭隘的雷冗父子固然可喜,若是输了,那才丢广大穿越众的脸。

    眼看雷冗父子或主动或被动都已摆出束手就擒的模样,那位年近百岁的老者轻哼一声:“来人,给他们父子带上镣铐,穿了琵琶骨,押入水牢,多派人手看管……”

    外面两个甲士拿着早已备好的枷锁进来,毫不留情的以钢钩洞穿了雷冗父子的肩窝,令二人闷哼出声,只觉浑身劲力再难运上双臂,又给锁上手铐、脚铐,这下连双腿也失了灵便……

    雷哲眼睁睁看着,不动声色瞥了眼那个百岁老者,第一次觉得老家伙有些碍事,同时对自己搞出一个族老会的幌子颇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按照他一直以来的谨慎做法,自然是破了雷冗父子的丹田气海或断了他们的四肢经脉最稳妥,只穿了琵琶骨和锁住手脚,似乎不太靠谱?

    可这老家伙先了话,若他再补上一句对雷冗父子刺破丹田或挑断经脉,就会给在场众人留下一个狠辣决绝的印象,于他今后所要树立仁义贤明的族长形象极其不利。

    ……

    片刻后,众人心情各异的散去。

    今日一言未实则却是幕后主角的雷髯,紧跟在雷哲身后,沉吟片刻,还是问道:“斌叔和冗兄终究是我族顶尖高手,就此处死是否太过可惜?”

    雷哲头也不回,“并非我不想收服他们纳为己用,实在是嫡庶两脉之争若不见血还自罢了,一旦见血,除非一方之血流干流尽,否则绝难休止……”

    “犹其是……”

    “我深深怀疑,我父母三年前上山采药却‘丧身狼吻’之事,其实是雷冗父子所为,尽管我没有丝毫证据……但他们父子此前的一系列行动,无疑需要至少两到三年的缜密布局,时间上很是吻合!”

    口中说得郑重其事,但雷哲的眸子却闪烁不定。

    背后,雷髯同样目光一闪,却以一副深以为然的口吻道:“不错,确有此种可能……而且,我曾怀疑冗兄与山蛮部落的山甲有所勾结,至乎暗中沆瀣一气,为此留意调查了很久,可惜一无所获。”

    “哦?”

    雷哲神色一奇,现实不是影视剧,雷冗父子也不是脑残小喽啰,而且武功高明,这种事情其实很难抓到确凿证据,甚至捕获丁点儿蛛丝马迹也不容易。

    然而对雷冗、雷髯这种相互知根知底的老对手来说,不需要确凿证据,只要生出怀疑,那就**不离十了。

    “我虽然猜测过雷冗父子在山蛮部落埋下过暗桩,却未想到竟是山甲……如此说来,山甲很可能是雷斌很早之前便开始大力扶持的棋子。”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