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崩坏神话_ 第五百四十九章-

时间:2021-05-25 14:5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雷动天下小说崩坏神话 第五百四十九章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待三位龙王走后,真武才叹了口气,道:“果然,我早料到给那蛟魔王化龙草会出事情,没想到应了劫难的是敖顺。”

    化龙草出,天下必有一龙将死,这是上古时候就有的铁律,天道使然,只不过不为世人所知罢了。

    “大帝,我适才去查了一下,你那弟子了不得,竟然融合了烛九阴的气运,施展法天相地可化身为烛龙,他似乎就是用烛龙之眼把北海广泽龙王给杀了的。”蛇将军走入大殿之中,见了真武大帝,急忙说道。

    真武大帝道:“说起来,他也算不得我弟子,我只不过是随意梦中传了两卷心法,暗中指引他去找到了几处上古时候的秘界而已。不过,他倒也还算争气,竟然修炼到了如此地步,还通过化龙草化为真龙,融合了烛龙气运,看来我这一步棋走得倒是不错。牺牲一个北海龙王,造就一个有可能成就混元金仙的妖王,怎么说都划得来。”

    蛇将军小心道:“只是不晓得另外三个龙王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异心?”

    真武大帝不由嗤笑一声,道:“他们能有什么异心?说实话,他们恐怕巴不得自己的兄弟都死干净了,然后天下的水域都由他们掌管,如此一来,说不定能达到应龙那般成就。不过而今已非上古,各处神仙都井然有序,敖广驱逐河伯,霸占长江、黄河,甚至想夺洞庭,但又哪里有这么容易?”

    龟将军道:“四大部洲这么多水域,一个个去掌控实在太困难。敖广野心虽大,但却也晓得知足,霸占了长江和黄河之后就不再贪心,倒也晓得人心不足会被撑死的道理。”

    真武大帝冷笑道:“他敢?玉帝也容不下他!”

    蛇将军道:“大帝,而今各方都在玉虚宫听元始天尊讲道,你为何不去?”

    真武大帝叹了口气道:“元始天尊讲混元道果,我自然也想去听,只不过我算到最近化龙草该出世,要有人应劫,便在这里等候看看到底是谁罢了。现在知道了结果,也该去玉虚宫听讲去了。”

    天庭的许多位高权重之辈都在玉虚宫听讲,甚至凡间许多德高望重的散修都来听讲了,真武大帝是算到了那给蛟魔王的化龙草将要出世,必然有一条龙要应劫,所以便在这里等候消息,看看到底是谁应了劫数。他培养蛟魔王,本来就是应三清的安排而已,而且也要顺天而为,传了功法,指点了一些秘界的所在,让他成长起来,若是守不住化龙草,让人打杀了,那也是天数。

    不过,好在是蛟魔王打杀了敖顺,这让真武大帝也放了心。

    让龟将军写好了奏章,他亲自加盖印玺,然后让手下两位将军一同送到玉帝那里去,自己便径往玉虚宫听讲混元道果去了。

    却说几兄弟在花果山等候了许多月都不见那另外三位海龙王上门寻仇,心中不由诧异。

    蛟魔王便特意让龙鲸回到北海去走了一趟,探明消息,北海竟然已经被西海龙王和东海龙王瓜分了,西海则分出了一片给南海龙王。说起来,这北海广泽龙王敖顺的地盘就这么被兄弟三人给分得干干净净,他们也不寻思报仇,实在是让人啼笑皆非。

    不过这也让蛟魔王松了口气,看来,这些龙王是不准备来找自己的麻烦了,敖顺就这么死了也没什么问题。

    他自然不知道,这其中乃是真武大帝为他这个记名弟子和了稀泥,而且这三位龙王也贪图北海的海域,瓜分北海后,自然法力修为有更进一筹。

    这神仙中人度日,不查年月,不知不觉,元始天尊讲道已有许多年了。

    悟道自得了第五块吞龙碑后就日夜参悟,顺便修行不灭境神通,蛟魔王在兄弟之中的法力也是算高的,近日已成功在雷海当中将元神洗练,不过却不如悟道一般到雷海深处用那种狂雷洗练,只在外围而``小说`anshuba`已。纵是只在外围,便已让他吃了大苦头了。

    却说那刘备过得当真是憋屈无比,先投公孙瓒,再投陶谦,又投吕布,再投曹操,接着再投袁绍,继而投刘表得以苟活,而后又自行拉了一干人马过江来投东吴。其中,那有大气运之人袁绍已被曹操所灭,袁绍气运也汇聚到了曹操身上。曹操之气运可谓是一时无两。

    也还好刘备是请了鬼谷子、墨子、邹子三位人道圣贤的弟子诸葛亮从卧龙岗出山来,这诸葛亮本就是欲封侯拜相之人,虽然显得淡薄名利,如隐士一般,但名声早已在外,徐庶徐元直因为被曹操要挟,所以转投到了北方,走马前推荐了诸葛亮。刘备三顾茅庐,得以请来卧龙济世。

    诸葛亮才华横溢,看起来是淡泊名利的。其实一直在经营自己的名气。这不,便有明主上门相邀,诸葛亮为抬高自己身价,直到第三次。才随刘备出山。匡扶刘备。

    过了江去。舌战群儒,总算将东吴说服,联合刘备一同抵抗曹操。

    这段时日里。自然也发生了一些小插曲,例如庄周化名为左慈,游戏人间,便将曹操戏耍了一把,弄得灰头土脸,又收一名为葛玄之人当了弟子,传下老君的等书,而后才飘然而去,佛门见他并不插手社稷,便也作罢,而且元始天尊和如来都在讲道说法,自然相安无事。东吴一脉孙策气运当绝,有星宿转世,化名于吉,使孙策气运尽绝,死与非命。此前早有那心月狐化身为貂蝉,先后尽绝董卓、吕布气运,已投胎转世。表过不题。

    东吴周瑜乃是孙武弟子,可惜此子命数不长,也是天道使然,而诸葛亮的命格又恰好克制于他,故此两人虽然表面和气,但暗地里却十分不对路数,这周瑜近日听了鲁肃的话,觉得此人不当留,日后必然成为大患,便寻个由头,欲害诸葛亮性命。

    周瑜问道:“今我等与曹军交战,水路交兵,当以何兵器为先?”

    诸葛亮道:“自然当用箭了,大江之上,以箭为先。”

    这诸葛亮而今已经非那个清秀少年了,已是年近三十,生得模样眉清目秀,手持羽扇,着一身白色道袍,一看便似人中龙凤。这周瑜也是唇红齿白,面若冠玉,英姿勃发,亦是俊朗无比。两者站在一处,倒还真难分出个上下高低。

    “而今军中缺箭,劳烦先生督造十万羽箭,以兹军用。此乃大事,还请先生千万莫要推托!”周瑜拱手道。

    诸葛亮拢在袖袍里的手不由掐动起来,运转了,默默推算一番,暗忖:“三日后当有大雾临江,那曹操生性多疑,我出奇谋,或可骗他。这周瑜想害我性命,却是万万推托不得了!”

    诸葛亮道:“都督委托,自当效劳!只是不晓得这十万羽箭何时要用?”

    周瑜思忖片刻,本想说七日,但念及七日太短,便道:“十日之内,可否办成?”

    诸葛亮不由笑道:“曹军即日便到,若是十日,恐怕变故颇多。”

    周瑜心中不免暗暗惊奇,心道:“这诸葛亮难道还嫌弃时间长了?难道是要自寻死路?”口中却道:“那先生以为要用几日便可办成。”

    诸葛亮举起手来,屈起其中两指,淡然道:“只消三日,自然将十万支箭拱手奉上。”

    周瑜不由眉头暗皱,心道:“这诸葛亮莫非是自知必死无疑?所以想死得早些,以免煎熬?”大声道:“军中无戏言,先生可要想得清楚了!”

    诸葛亮颇为淡定,含笑道:“自然不敢戏弄都督,三日后定然带十万支箭来见都督,若是都督不信,甘纳军令状!”

    周瑜不由大喜,心道:“这诸葛亮当真蠢材,十万支箭,起码一月才可造完,量他三日内召集全军恐怕都造不出来!这厮自寻死路,立了军令状,白纸黑字,两相一对,到时候他便只有授首,我也不必留下话柄。”周瑜遣来士卒奉上美酒佳肴,道:“待先生完工后,再开筵席重酬!”

    诸葛亮道:“今日已来不及了,明日起造。到第三日,都督可遣五百士卒到江边搬箭就是。”

    饮酒数杯,便与周瑜辞去,回到自己营帐之中。

    诸葛亮到了营帐之中,便取铜钱、算筹,排布一番,拿细细一算,不由暗暗皱眉,道:“卦象中说三日有大雾,但是却有变数藏在其中,这变数是凶是吉,却是算不出来。只能到时候分解?莫非,我这性命还真得误在了周瑜这短命鬼的手里?不可能,不可能,且容我再算一次!”

    只见诸葛亮又起了铜钱和算筹,噼啪一声,那铜钱和算筹都是从中断开,这让他吃了一惊。

    “天数难测,看来我这性命已关乎天数了!到时候显然是有变故,只是不晓得是吉是凶了。也罢也罢,我还是按照我的计划来行事就好。先找鲁肃借来二十艘船再说。”诸葛亮心中暗想。虽然心头无底,但却也不慌,船到桥头自然直,鬼谷子说他有封侯拜相之命。自然不会早夭。诸葛亮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

    须臾。鲁肃到了营帐中来,诸葛亮笑道:“我便说周公瑾要害我性命,子敬你却还不信我!不想子敬兄竟然不曾为我隐晦。今日闹出了这等事情来,该如何是好?”

    鲁肃听得面皮发烫,心道:“这诸葛亮定然是知道我告诉了都督此事。”嘴上却道:“孔明兄自取其祸,怎怪得我?”

    诸葛亮抓住鲁肃手腕道:“还请子敬兄相助,救我一命。”

    鲁肃问道:“我如何救得你命?便将我家人、奴仆、军卒悉数遣来,恐怕三日内都造不齐十万支箭了!”

    诸葛亮却道:“万望子敬借我二十艘船,每一艘船要军卒二三十人,船上用青布盖上,束上草人千余个,排布船边,我有大用!等三日后包管带来十万箭支。”

    鲁肃也是个宅心仁厚之辈,被孔明说破此事,面皮难过,他有如此请求,也无伤大雅,鲁肃便答允了下来。

    鲁肃却是不知道,诸葛亮是胆大包天,要往曹军水营当中一去,以草船借来十万箭支,这也正是被后世传诵的“草船借箭”了,鲁子敬也只能在这典故当中当个左右难堪的配角了。

    鲁肃走后,也不再向周瑜提诸葛亮借船之事,毕竟他和诸葛亮还是有些交情,为人又宽厚,心中觉得害了诸葛亮性命十分难过。

    待鲁肃走后,诸葛亮又拿推算一番,不由啧啧称奇,这越算,出来的变数也就越多,真不晓得三日后大雾拦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光景?

    这边诸葛亮准备草船借箭,暂且按下不表,却说花果山一方。

    悟道这日出了关来,精神饱满,念头通畅,见了诸位哥哥,便道:“虽则元始天尊和如来讲道说法,是不愿让人插手人道社稷,但我却还是有些担心,这准备去那南蟾部洲走上一趟。花果山便让诸位哥哥看好了,若有大事,便发玉符来与我就是。”

    牛魔王而已已同玉面狐狸修成了好事,满面红光,笑道:“老弟你只管去就是了,要有什么事,也发玉符来说,我们顷刻便到了。”

    悟道心中暗笑道:“这夯牛,现在春风得意得很,要是让铁扇公主晓得,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

    蛟魔王道:“可要我与你同去?近日我才洗练了元神,到了不灭境,这烛龙气运融合得也更加完美,定然能帮到你大忙。”

    悟道却道:“算了,你去太明显了,都晓得你的来头。我虽然在灵山露过面,但你们都说了我是瀛洲来的隐士散修,要是佛门要找麻烦,也找不到我们花果山上来。你若去了,那佛门就肯定找到这里来了!”

    众位兄弟一听,觉得很有道理,他们上灵山大闹一事早已传扬开来,后面便说悟道是瀛洲岛斩杀九婴时候结识的隐士,是一名海外散修,佛门那方同孔宣一问,想来也是觉得应该如此了的,毕竟花果山上都是妖,悟道却是个道人。

    至于悟道有七星剑?这更好说,老君乃是道门老祖,他的兵器法宝,为道门修士极为推崇,一般炼制出来的法宝,很多都是仿造他的。

    炼出鞭形法宝,大多仿制太岁鞭、打神鞭;炼出的是剑,大多仿制诛仙四剑、青萍剑、七星剑等等。有这七星剑,却也不足为奇,而且纵然他们识货,知道这是出于老君之手,却也无妨,老君一生炼宝无数,流落出来的也不知凡几?并不稀奇。

    悟道笑道:“这便去了,诸位哥哥自己留神花果山事情就是!”

    言讫,化作一道清风而去,不见了踪影。

    几位兄弟不由啧啧称叹,这厮的法力道行倒是越来越高了,这遁术也来无影去无踪的。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